蓝鸢尾

佛系更文,细节跟不上脑洞

凹凸乙女向 会做饭的他?

    现实世界设定,因被迫在家,不会做饭/会做饭的他是怎么养活你的

    雷狮/卡米尔/金/格瑞



    雷狮

    看着雷狮在厨房忙碌的身影,你不经想到他今早的话,“喂,今天午饭我来做”雷狮收到了你欣赏的目光,但,为了你的安全你还是说“老大,你的心意我收到了,我来就好"

    "你在怀疑我吗,鶸”

     "。。。。。。没有”

    到了午餐时间,你看着桌上的一盘肉想到,明天又要冒死出门囤粮了吗。

    雷狮叉起一块肉,送进你嘴里。

    "怎么样"

    ”还不错,就是肉切的有点大?”

    “我是问你熟了没有”

      你动作一顿,呆滞了几秒,回答道“熟了”没错,这次雷狮的料理的确出乎你的意料,“那这样的话以后饭都由我来做”

    别!求你放过!



    卡米尔

    卡米尔和你都是会做饭的人,与他人不同的是,特殊时期,卡米尔一直想着如何用最少的材料做出能吃饱的饭菜,减少出门的次数,这也导致了挨到卡米尔做饭时,你总是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今天端上桌的是西葫芦炒番茄,你看着盘子里一绿一红的搭配......“哇,卡米尔,今天的菜和你好像啊”

    卡米尔尴尬的清了清嗓子,“西葫芦不吃就坏了,而且没有肉配了,所以......”“所以你就找了番茄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酸酸咸咸很下饭,想念正常菜的日子,说着说着,我的口水不经从眼睛里流了出来......



    金

    “今天吃什么?”“明天吃什么?”这是你与金的日常对话。又到了做午饭的时间,金蹦跶到厨房看着切菜的你“辛苦你啦!有什么能我帮忙的吗?”“啊,那就麻烦金把米饭煮上吧”你看着金挺无聊,便交给他任务。

    一荤一素,刚好!你招呼着金“开饭啦”然鹅,当你打开电饭煲的时候,大米还是那个大米,清水,也还是那个清水。金见你许久没有动静,进厨房寻你。

    “金!”

    “怎......怎么了”

    “你有按煮饭了吗?"

      "额......好像有,又好像没有......对不起!我错了!”



    格瑞

    这是一个在煲汤过程中发现的意外,格瑞捞着锅里的一片菜叶盯了许久。

    “格瑞?你在看什么”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你看着菜叶上粘着一根姜丝。

    “生姜有什么好看的?”

    “是生姜吗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放生姜了吗”

    “放了”

    “那不就是了?”想了许久,格瑞还是将那片叶子捞到了水池里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像虫子”“哎呀,摸摸不就知道了”于是你伸出爪子,摸上那玩意。那滑滑的触感,你感觉整只手都脏了。“是虫子!!!!!”

    那顿饭给你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

海盗团×你

    致,在家无聊到爆的每一个人,嗯。

    短小警告
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,我要死了” 你无力的嘶吼道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啊啊,本大爷也无聊死了”佩利与你一起嘶吼。

    “闭嘴,再吵把你们俩扔出去”雷狮从房间出来并暼了你两一眼。坐不住的何止你们,除了卡米尔,都想出去浪,于是,帕洛斯提议,要不要跟我冒死出门采购~

      A 算了吧,我还是继续发霉吧

      B n95走起!





A   你们还是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,卡米尔表示很高兴

B   看着你与帕洛斯准备出门,雷狮老大表示也想一起吧该补充资源了。结果成了雷狮海盗团全体出动,你是被捂得最严实的,因为他们怕你挂了,没人做饭……

    到了超市门口,保安给你们检测体温,体温枪往老大脑壳怼的时候,颇有种无间道的感觉
顺利通过后,啊啊啊啊啊啊,零食!你们买了个爽,回家后,卡米尔仔仔细细里里外外给你做了个全套消毒。

    明天也是要宅在家里吗……

凹凸世界乙女向 卡米尔与你的沙雕日常

沙雕文,自己都不知道在写什么……

短小警告



    ×年×月×日……羚角号上……

    你与卡米尔面对着如山似的文件感到脑壳疼,于是,你面色严肃的从文件中抬起头,双手交叉,支起下巴。

    “卡米尔,我,难产了”(我看不下去了)

    卡米尔抬头看了你一眼。

    “那就剖腹产”(强行看也得看)

    “不是!怎么能这样呢!要不!你放我几天假,回来我就给你顺产”

    “不行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
    几分钟后……

    你不动声色的把文件挪向卡米尔那边。

    “卡米尔,我想快点去吃新品小蛋糕”

    卡米尔按住了你的手,并把文件丢给了你。

    “我也想快点去”“必须把文件看完”



    雷狮:今天这两人挺勤快,奖励他们个小蛋糕吧

    佩利:诶?小老鼠她难产了?

    帕洛斯:闭嘴吧,蠢狗,这只是一种比喻(吃了没文化的亏)

    

卡米尔×你 凹凸乙女向

     你是某个星球上拥有特殊能力一族的一员。你的族人们精通医术,银白透明的发色,微红的眼角是你们一族的标志,你们的血液有着快速再生细胞的能力,因此!你被灭族了……幸存的族人也被卖去了拍卖会,包括你,几番波折,雷狮海盗团大闹拍卖会时收下了你(虽然挂着船医,但实际上什么都干的后勤人员)正文↓(双暗恋向)

    

    “据消息所得,今晚这个会场会展出××宝石”

    “好!这个宝石一定是雷狮我的!”

    你与卡米尔一起分析所得情报,这个宝石将在舞会高潮展出,由帕洛斯与你先潜入观察,雷狮老大与佩利在会场附近待命(充当打手),卡米尔后方指挥。“准备好了吗”卡米尔给你装上迷你对讲机后问到。“我jio得中!”一辈子没参加过舞会的你,现在穿着开衩礼服,踩着高跟鞋,肉眼可见的抖动频率回答到。卡米尔拉了拉帽子,仍是放心不下你。“放轻松,小姑娘”帕洛斯拍了拍你的肩膀。“如果实在不行,可以挽着我的手”。看着帕洛斯官方式假笑,你选择自己前进 ……

    当你们成功混入舞会时,发现自己实在太渺茫了,这就是上流社会吗?可恶啊,那金晃晃的项链简直要闪瞎你的眼。“要不要来跳一支舞”帕洛斯突然问道,“啊?怎么突然要跳舞了?”没错,你不会跳舞,没参加过舞会的人怎么会跳舞。“你不觉得现在不干点什么,与这个场地格格不入吗?而且……你今天这么好看~”“我!我不会……”“我可以教你啊”说完,帕洛斯还顺势揽住你的腰。“别做多余的事,帕洛斯,我听得很清楚”这时,卡米尔冷清清的声音从对讲机泄露。“那我们在这走走吧”帕洛斯耸耸肩表示无趣。

    你和帕洛斯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,很快,人群集中到了一起,即将展示出舞会的焦点。但,一声枪响不适宜的响起。

    “所有人!不许动!”“啊啊啊!”一时间混乱不已,“发生什么了!”对讲机中的卡米尔略显着急。“都别跑!”那些人说完,打死了一位准备逃离的侍者。大厅瞬间安静下来。那些人是真正的亡命之徒,不在乎性命,只在乎钱财……“所有人!上交你们值钱的东西!不然别怪我们从尸体上取!”说完,交代了旁边的人去找宝石。你和帕洛斯顺着人流来到角落,压低声音“卡米尔,还有其他组织盯上宝石,他们持有枪支,目前还不知道数量,人数大概10人,我们怎么办”“我来通知大哥,你们原地待命”“嗯”

    “喂!那边的!交流什么呢!”吼完,便向你的方向走来。“呦呵,你这头花挺值钱的”(这个头花也是个有名饰品,所以被雷狮海盗团抢来了,但因为只有你一位女生,自然落到了你手上)没了头花的支撑,你的头发如墨倾泻。“老大!瞧我发现了什么好东西,那个拍卖会上丢失的稀有物品!”遭了,被认出来了!帕洛斯拍开他想要抓我的手,“喂,她可不是什么东西(我怎么感觉帕洛斯在骂我?)她已经有老大了”“呸!我们就是要抢!”

    “谁要抢我雷狮的猎物!”轰!一时间大厅电闪雷鸣。“老大!”你顿时感激涕零!又帅又嚣张!“快去找宝石”“好勒!老大!”

    “别放她走!”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你无视身后的声音,专心去找宝石,在大厅侧面有处暗门,进去后……发现有很多小门?你一扇一扇排除,打开,没有;打开,没有;打开,“啊!?”一对正在亲热的情侣,“不好意思打扰了”关上门,没有。不是?怎么就不在了?

    你正想得出神,突然被绊了一下。啊!是宝石。掉在地上的宝石绊到了你,可是宝石怎么在地上?你弯腰刚触碰到宝石,就感觉到背后有着冰凉凉的枪管抵在你的背部。“我……我把宝石给你,放了我成不?”“呵,你和宝石我全要,特别是你,比这石头有用多了……”“那我要是死了,你们老大会不会怪罪下来!”说完,你还作死的挺直了身体。那人伸手掐住你的脖子,将你抵在墙上,“老大说,死的也要”“……”卧槽,无情……

    你感到氧气逐渐减少,屈辱啊!被掐死这种事……“唔!!”那人突然口吐鲜血,慢慢倒下,在他身后,是拿着刀的卡米尔。“卡米尔!咳咳咳咳……”卡米尔过来为你顺气,“没受伤吧?”“没……而且你看!”你展开手掌,手中躺着的是因攥紧而粘上血迹的宝石。卡米尔拉了拉围巾“你应该明白自己的重要性,你比宝石要重要”“对不起”你有些委屈的道歉。“我没有责罚你的意思,只是……你这样我会担心”虽然最后一句细若蚊声,但你还是听得清清楚楚。一定是这里空间太小了!不然怎么会热呢!“我们走吧,卡米尔”你想赶快出去冷静冷静!

    我们刚准备走时,“啪”一声枪声,随着,是倒下的卡米尔,“卡米尔!!!”那人开完这一枪后,彻底没了气息。你扶着卡米尔靠近墙边,安抚着他“没事的,只要子弹取出来就没事了,有我在呢。”这里很不适合取弹,但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,耽误一秒就多失一秒血,只能用那个办法了!

    卡米尔的红色围巾已经被鲜血浸染,一圈圈晕染开来。“卡米尔,没有麻药,你能忍住吗?”卡米尔努力保持清醒,脸颊上流淌因痛苦而流下的汗水。你撕下衣裙碎片,充当纱布,找来蜡烛,为刀灭菌。“我要开始了”话中带着连你也未察觉的颤抖。刀片划开衣服,刀片划开肉体……我能感觉到卡米尔攥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取出带血的子弹后,你再次消毒刀片,对准自己的手,用我的血,恢复丢失的细胞。“别”卡米尔轻声阻止,“只有我的血才能救你了,卡米尔”卡米尔拉过你被宝石磨伤的手,细细舔舐起来。你顿时感觉血压飚高了不少!!略尖的虎牙在未愈合完的伤口上再次撕咬,这种甜蜜的痛苦是怎么回事?在你胸口的小鹿差点撞出心脏时,雷狮老大带着佩利帕洛斯进来了“你们这是什么姿势”。公开处刑。

    在卡米尔休息好后我们一同出去。“你打算就这么出去?”面对帕洛斯的疑问你回答到“不行吗?”啊,你的裙子在充当纱布时已经不是裙子了,还剩点上半身的布……全场唯一穿了外套的帕洛斯,脱下西装外套给你披上。

    “乌拉!终于结束了”见到月光后你的第一句吼!“欧!!马上有肉吃了!”佩利接上的第二句。“看来你还挺有余力,今晚大餐交给你了”不能这样的老大……

    嘛,今晚的闹剧总算是结束了,只是……卡米尔盯着你外套的目光格外炙热!

凹凸世界乙女向 卡米尔×你

已交往设定,在羚角号上,大赛开始前

摸鱼小甜文



    你们现在漫步在宇宙中,雷狮老大——不,应该叫大哥了,把羚角号的控制权交给了卡米尔,然后,倒头就睡。(昨晚的烧烤大会持续到了凌晨)正常作息的你和卡米尔,自然被委于重任。

    只是在那之前……你坐在你的房间,看着最近火热的言情小说,听着音乐,手边还放着杯奶茶,好不自在!“吱——”即使卡米尔推门进来,你也丝毫不知。

    卡米尔从背后拥住你,“呜啊”你被吓了一跳,背后传来卡米尔低低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卡米尔?”背后是一阵的沉默,卡米尔蹭了蹭你的脖颈,这一动作带着他的帽子掉落在你的腿上。你把帽子放在了桌上,转向他,抬头,就落入了他温柔的蓝色漩涡。

    “陪我去控制室吧”“嗯”这算是卡米尔在撒娇吗?这谁顶得住!一向沉着冷静的海盗团小军师,现在选择撒娇让你陪他。陪!必须滴!

    ——当你来到控制室时,巨大的显示屏前只有一把椅子,卡米尔径直走向椅子,坐下。……这是让你站着的意思吗?“怎么不过来”卡米尔看向了你。 “”啊,噢”你也傻愣愣的走了过去。在来到卡米尔旁边时,卡米尔一把拽住了你的手,将你搂入怀中,你现在横坐在卡米尔的腿上,双手抓住卡米尔的肩膀,防止自己滑下去。从别人的角度看来你俩的动作意外的涩情。

    “卡米尔……这样是不是不太好”   

    “大哥和他们都在睡觉,今天只有我们”    

    “不是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,你看”你起抬头——坠入星空。“真漂亮”你感叹道。在宇宙中,无论何时都能看到星河,如此清晰,近距离,你还是第一次。“你能陪我一起看,我很高兴”

    “那么,以后也一起看吧,卡米尔”“嗯”你和卡米尔额头相触。喜欢你的心情感觉要溢出来了。

    那么,以后,也请多指教。相伴长情,感谢有你

算是第一篇的外传?

  还是乙女向,这次在末尾会交代一下女主身份,这是发生在意大利彭格列家族的一个插曲故事(就是晚自习摸鱼产物)有点修罗场,嗯!女主还是雨守,拥有了姓名,藤咲。

   文笔不好警告,接受的话,走你~↓


    贵族,果然,无论哪些地方,都会有这些家伙的存在,比起艾琳娜的坚强善良,其他贵族都是些自私自利,讨人厌的家伙啊。有了贵族就意味着,这里还有贱民,没错,是贱民,而不是贫民,任意买卖,奴役,生命如草芥……

  这是某个小巷的拐角,偏僻又潮湿的地方,在晚霞的照耀下显得妖孽又阴暗。一对情侣在背阴处接吻,在旁边,还有一位大叔,牵着条绳子,绳子连接着一位少年的脖颈,他的身上还紧紧绑住其他的麻绳。”

这种景象本是很常见的,但此刻“呐?这孩子为什么绑这么紧”大叔以为我是买家,奉承道“害~这小子老是想着跑,我这不防止他再跑掉嘛,但是啊小姐,这不妨碍他做活的,你看看,12岁!长得还不赖,而且还便宜!”那孩子抬头看了我一眼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“景”“没有姓的吗”“没”他似乎很不愿意说话,大叔在一旁有些不乐意“小姐,你想要的话买走就好了,包你差遣!”“好,这个人,我要了”大叔将绳的一端给了我。

    我们出了小巷后,我拔出刀,砍断了绳子。“你自由了”他没有动作,“希望我送你去哪吗?”不是我送你回家而是送你去哪,因为这样孩子家早已不在了。他也只是摇了摇头,“呼~”我看着逐渐暗下的天空,呼出一口气,微微转凉的入秋夜晚让人忍不住打个寒颤。“走吧,跟我回去吧,去一个都是好人的地方!”我牵着他的手说道,他似乎想挣脱,“我很脏的,别太靠近我”“有什么关系吗,不牵着你,会丢的”闻言,他也不再挣扎,任由我牵着。

    “我回来啦,呐,我带了位小可爱回来哦⊙▽⊙”

迎接我的是G,“喂?又带了什么啊,你捡回来的小咲(猫的名字)还养在我这呢,彭格列不是什么都能进来的啊,你有在听我说吗”“嗯嗯,可是啊,小咲你也养的挺开心不是吗?”G看见我身后的是人时,顿时暴躁了起来,“他是谁?!”“他叫景,是我在小巷买回来的小可怜”“万一是敌方家族派来的怎么办!就算不是,你打算养着他吗?养在彭格列?”景一言不发的低着脑袋。“我会负起责任的”我想了想抬头说。G见我没有退让的意思,叹了口气,抓抓头发“喂,记得和Gitto说一声”我带着小景去我房间边走边答道“嗨~嗨~知道了~”

    “坐吧,小景,这儿有红茶和曲奇,我去和这管事的说一声,不要乱跑呦”景点了点头,乖乖的坐在椅子上。在我离开后,一股雾气弥漫……

    “neifufufu……有股陌生的气息~”“嗯~是位没见过的孩子呢,你叫什么呢?”景只是一言不发的看着倚在门口的男人。“不说话……是吗”突然地板开裂,景跌坐在地上,这时,那个男人已经来到面前,手杖指向景,“还是不说吗?”“砰!”利器相碰的声音,我用刀弹开了斯佩多的手杖,“随便进入别人的房间不好吧,斯佩多先生~”“欧呀,是认识的人呀,那真是失礼了”斯佩多扔下这句话便走了。

    我拉起坐在地上的景,安抚他“他是我们的幻术师,虽然有点怪,但不是什么坏人”景只是点了点头。嘛,之后慢慢融入彭格列吧~

    “Gitto已经同意景住下了,跟我来吧,这里是间客房,但现在随便景使用了”我将一身衣服递给了景,“唔……蓝宝的衣服应该穿得上吧,来,去洗个澡吧,我去给你拿晚餐”景突然拉住我的衣袖,低着头一言不发,“怎么了吗?”“……我……我不会”

啊,是我大意了,连饭都吃不上的孩子……去求求G吧。

    当我端着热气腾腾的粥上楼时,G刚好帮景洗完澡。G看着我叹了口气……我:???

    “我进来了,景”景他穿着蓝宝的衣服,坐在床边,洁白的衬衫下,是数不清的伤痕和淤青,湿漉漉的头发还在滴着水。“要擦干头发才行哦,不然会生病的”我拿着干燥的毛巾,在小景粽色的软发上摩擦着,“为什么?为什么买下我,却对我这么好,我不知道……如何活下去”小景绿色的瞳孔中充满了迷茫。

    “那么,就为彭格列,为我,活下去吧。”

    “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?”

     “当然,吾名藤咲,是彭格列的雨之守护者”


    我本是剑道世家出生,因是女孩所以很被看不起,我从出生起便改变不了嫁人的命运,家族里的人都不喜欢我,拒绝教我剑道,我却还是瞒着他们偷偷学了,并且天赋很高,在家族中,我唯一信任的,就是我的堂弟——藤苑,他很维护我,会关心我,只可惜命短,英年早逝,这个家里,我没有带下去的必要了,走吧……去外面的世界。

    故事的结局就到这里吧,在第一篇中,景没有和我们去日本,就说明了……G之所以和我告白,也是景敲打过他。

   


    停留在美好的一刻,然后,自己脑补吧。(我已经编不下去了)


剧情与细节赶不上脑洞!请见谅!


彭格列一世雨守的故事

朝利雨月被我换成了女主,随便写的一个脑洞,随意康康就行……第一次写文,怪不好意思的

     第一次见Gitto是在一艘货船上,他在被一群黑衣人追着,无意中进入了我的房间。他不好意思冲我一笑,我能感觉到他不是坏人,嘛,稍微帮帮他吧。

     这艘船开向日本,路上我们聊得很愉快,他见识到了我的剑技,坦白与我讲,并邀请我加入他与朋友组成的自卫队,似乎很有趣不是吗?

     事实上,真的很有趣,这个小镇上有好多年轻女孩都喜欢着Gitto,每当有小姑娘红着脸来找他时,我便端着茶水笑着欢迎道:“啊啦啊啦,真是位可爱的小姑娘,请问找Gitto有什么事吗?我可以代你传达哦,毕竟我们家Gitto先生很忙的呀”听到这种话,大多数姑娘都会伤心跑掉哒,也有些强势的,明明泪水都在眼眶里打转,却偏偏要亲自等到他,等回的便是我与Gitt的做戏,:“抱歉,我有喜欢的人了”(明明没有的说)。这时候的G,表情是最有趣的!我有好几次都忍不住想笑出声呢,哈哈。

     我的日常便是戏弄G,这也是他冷冰冰的脸上能展现表情的机会,通常是微微发怒,皱着眉头,然后叹口气后回归平静,偶尔也会暼过脸去,耳尖有些泛红呢,唉~明明是和Gitto同龄的好友,为什么看起来像为大叔呢,整天像老妈子一样操心彭格列,可是会提前衰老呢。轮到我巡视街道时,我会悄咪咪跑去纳克尔呆的教堂去看望孩子们 。呼,蓝宝这孩子微微让人头疼呢,类似于大少爷的任性?但是啊天真的他真是让人生不起气啊。在这自卫队里,最喜欢的便是艾琳娜小姐啦~温柔又坚强的贵族小姐,也是在这里能谈心的女孩子了。斯佩多先生曾调侃过:“如果早些遇见你的话,我说不定会喜欢上你的,neifufufu”“如果这样的话会让我困扰呢斯佩多先生”哼,雾里雾气的。

     我刚来不久时,遇到过“敌袭”,那是只有我在的一天……守卫人员慌慌张张跑来找我,说,云守大人来了。然后,然后出去时便是一片“尸横片野”的情景,而站在尸体中央的是一位灰发男人,“哦呀,还有一位”???他掏出手铐向我攻来,等等,手铐?啊嘞?不是说云守会过来吗?那不成这是敌袭,那我必须守住彭格列,我拔刀相对,僵持了几个回合,“你是什么人,为什么袭击彭格列!”“Gitto在吗”“不在”,说完,他就收起手铐,走了……后来不久我才知道,他就是云守,出场像敌袭一样的云守。

     在彭格列真的很开心,但是,因为家族扩张,我们发展成了黑手党,变得没有之前快乐了,大多数时间我们都分散在不同的地方,忙碌着自己的地区,再次齐聚时,艾琳娜已经不在了。悲伤,痛苦,压抑充斥着我的心房,斯佩多一定更难受吧。

      是脚步声吗,好像是斯佩多的,朝着……Gitto的房间去了!“啪”守护者们都聚在了大厅,G抱着受伤的我,斯佩多还是不死心的说出了他的想法,现在的彭格列太软弱了,二世才适合继承彭格列,嘛,真是够了这种想法。Gitto平静的听他说完,闭上了眼睛。斯佩多的暗杀以被我挡下而告终失败,想回日本,不想待在这了,这里已经不是温暖的家了。“那么我们走吧,去日本”Gitto温柔的摸着我的头说。

     我回来了。我看到提前收到信件的友人站在码头上望着我,我带着众人去到她面前:“好久不见。”她没有回应,只是轻轻抱住我,叹了口气。“能把她交给我照顾吗?”

      如今这种情况我已经不想让家中人知晓,于是,住在了友人家中。他们一起住进了挚友安排的房子,略微打扫后还算安稳住下,陆续处理好他们的身份问题,我也微微安心养伤,空下便交他们日语。唔姆,真不愧是G,已经能日常交流使用了,Gitto他们交给他是没问题了!

    “不要告诉他们,拜托了”G倚在门前,听到了刚刚大夫对我的嘱咐,小姐你啊,伤口在恢复了,可是你的肺部不太好啊,这可不是什么小病,很难治好的。“理由”“我会认真吃药的,请不要让他们担心,呐,拜托了”G没有说话,只是在门口默默点了支烟,每天都在正常的进行着……重复着……

    Gitto要结婚了。

     Gitto,哦不,是泽田先生他结婚了,最先搬了出去,有着一位温柔贤惠的泽田太太,在婚礼当天,除了新娘和新郎,最忙的就是G了吧,我对着接到的绣球花发呆,“恭喜您,会成为下一位幸福的新娘~”“啊啦!是吗?谢谢!”真高兴呢,我还从未考虑结婚这种事呢,“这花不错”闻声,抬头便看见忙完了的G,“辛苦了”“嗯”我们陷入了沉默,“今天感觉怎样”嗯?是在关心我吗?“挺好的,而且很令人高兴不是吗?”

     晚上我们在泽田先生的新房前分开,纳克尔带着困了的蓝宝先回去了,“接下来我们就不便叨扰了,泽田先生就拜托太太您了”新婚的太太红着脸应下了,我与G也准备回去了,可是啊,步伐好沉重,想要大声的咳出声,只能憋住气忍住,头也晕呼呼的,G看出我脸色不正常,想扶住我,“不,再等等,等他们进屋了,再等等……”随着一声关门声,我也不再勉强,蹲在路口一阵咳嗽。是G送我回去的。

     在我的房间里,“Gitto已经知道了”!“今天他看出来了,你脸色不太好”“是吗……抱歉,让你瞒了他们这么久,抱歉”G叹了口气,道晚安后离开了,只是后续他们陆陆续续都来看过我,大夫也直接说明了,我的肺病在加重,雨天更是不好受,已经是倒数的时间了。之后,我的生活大多在床上度过,G抽烟的次数也变多了。

  “咳咳咳……”大夫紧急给我打了一针,我隐约看到,他出去时摇了摇头,外面,是在下雨吗?挚友擅自叫来了G他们,这让我有些苦恼,明明还在下雨的说,泽田先生被我几言劝了回去,因为泽田太太还有着身孕,这种时候应该陪在她身边才对。于是,他回去时拍了拍G的肩膀。其他人都留下陪我,好久没有这样热闹过了,我的房间。虽然雨声越来越大,但是我们畅聊了之前好多有趣的事,真怀念啊,好像,有些困了呢……

     再次醒来,似乎是到了晚上,只剩下G一人。他坐在我的床头,似乎有点不同呢,少了些拘束感吧,也不再冷冰冰的表情,带着丝温柔,目光注视着我一人。“噗”有点想笑呢,我挣扎着想坐起来,G却直接将我揽入怀中,换了个让我舒服的姿势,“听,外面雨声又大了呢,咳咳……我是不是快死了呢?哈哈,这种感觉还是第一次呢”G在我的头顶叹了口气。在这沉默中没由来的说了一句“我喜欢你”说完,便将我的头按在他的胸膛,为什么?为什么……为什么这种时候才告白……我好不甘心,好想再活下去,想回应你,想和你在一起,想和正常的情侣一样啊,“抱歉,我很久之前就想说的,在你为Gitto挡住那些女人时,在你平安夜凯旋回来时,在那些男人给你递情书时,我都想……”不要再说了,我拉下他的领带,用尽全身力气抬头去吻住了他,我感觉他呆滞了一下,后来开始逐渐放肆,扣住我的后脑,手指穿过我的发丝,加深了这个吻,吻到我承受不住,意识迷糊,却怎么也推不开他的肩膀,在我要窒息时,松开了我。“抱歉我……”我用手指点住他的唇,示意不用再说了,我都知道的,可是,我不能回应你的感情。我已经是将死之人了啊

     想到这,就忍不住哭了起来,“真的,真的很谢谢你们,让我渡过了最快乐的时光,咳咳……让我遇见了你”其实,我也很喜欢你呢……好困,原来死亡也没有那么难受啊,是因为,有你在吧。

      雨声淅沥,今夜,彭格列的失去了第一位守护者。第二天一早,众人来到我的房间,看见的便是G抱着已经失去温度的我。

      多年后,一束新鲜的花,放在一座墓碑旁,“看来有人来过了啊”泽田先生说道,“嗯,是阿诺德回来了,来看了她”“是这样啊,你的婚礼准备怎样了”“好了,所以……想和她说一声”啾啾几声,一只蓝色小鸟停在了墓碑上,“她说过,青鸟的传说,会给人带来幸福的小鸟”“这是……给你的祝福吧”“是吧”幸福啊……没有你的生活……也会幸福吗。